海菲尔德:疾病不可怕 “抗癌斗士”卡特是标杆


海菲尔德
海菲尔德

  利亚姆·海菲尔德本赛季要把精神头从绿球台中分出一些放到公路上,因为他要训练自己的体能并在明年夏天首次挑战跑马拉松。

  这不是他心血来潮,这项活动是为一项和他密切相关的事业筹集资金:来自斯托克的海菲尔德职业生涯除了和对手在场上交战,在生活中他还要和克罗恩氏病对抗。他要参加的是明年5月在利物浦举行的摇滚马拉松,以求为克罗恩氏病相关的慈善机构筹集善款。

  克罗恩氏病是一种原因不明的肠道炎症,目前无根治方法,易出现并发症。四年前,24岁的海菲尔德确诊患有此病,严重影响了他的训练和比赛生活,但他并未打算退缩,下定决心要将热爱的斯诺克继续下去,继续朝着梦想进发。

  “2017/18赛季初期我遭遇了最严重的一次发病,直接住院5个月,”海菲尔德回忆当时被迫离开斯诺克赛场的无奈,“当时我在服用一种48小时内产生疗效的药,但它并未起效,医生告诉我如果再不起效就得切除部分肠子,所幸过了一两天情况有所改善,我太走运了。”

  “住院那段时间我以为自己没法再打球了,当时我输了三次血,摘除三块结石,连续走路20米都做不到,出医院必须坐轮椅。当时我想的都不是还能否打斯诺克了,而是想让身体变好些,好找其他能做的工作。我体会到克罗恩氏病最难熬的状态,所以想力所能及地帮助那些病友,我很高兴能参加慈善马拉松赛事。”

  足够吸睛的是,海菲尔德出院后不但没有离开心爱的斯诺克,反而享受了一个职业生涯最佳赛季,顺利打进世界排名前64,还在2018年完成个人克鲁斯堡首秀——每一位斯诺克球员梦寐以求的最高殿,虽然最终5比10不敌马克·艾伦止步正赛首轮,但在蛰伏之后能以这样惊艳的表现收场已足够使人动容。

  “那是一段让人难以忘怀的经历,当时距离我出院有将近一年的时间,而我已完全准备好在克鲁斯堡闪亮登场。”海菲尔德回忆那段珍贵的瞬间,“现在让我再走一次也不会是那种味道了,在世锦赛打球的感觉很特别,我渴望再次打进正赛,重拾一些美好回忆。”

  说到跑步他并非完全是个门外汉,在半程马拉松的个人最好成绩是1小时27分钟,曾是纽卡斯尔安德莱姆越野队的一员,作为一名跑步爱好者,他深知强健体魄对帮助克服疾病的重要性。

  他说:“医生说跑步有助于对抗克罗恩氏病,所以我希望马拉松训练能对病情有所帮助,参加比赛绝对是个好事。征战斯诺克巡回赛时,各项赛事中间会有些调整时间,能让我们环游世界,逛逛不一样的城市。”

  “其实我本人不喜欢逛街,所以跑步能让我一边强健体魄一边观光,很多球员都喜欢在酒店里呆着,能走出酒店清理头脑是个好事,而且跑步只需要一双舒服的跑鞋,不必依赖酒店健身房。”

  球迷都知道罗尼·奥沙利文也是一位爱好跑步的人,海菲尔德认为自己和火箭爱上跑步的原因相近:“几年前我和罗尼·奥沙利文一起参加了在成都举行的国际锦标赛,他很会跑,我们的经历略有相似,都曾深度痴迷跑步,它真的会让人上瘾,现在我们又都在保留一份爱好,用这个方式来保持健康。”

  “打斯诺克之外还要进行马拉松训练其实不容易,需要仔细制定计划时间表。一月份的斯诺克比赛少,我会在那时重新加入跑步俱乐部,使劲练一下。我天生就很会跑,效率很高,所以这样计划应该会比较方便。”

  “我希望这次参加马拉松赛事能把克罗恩氏病的相关信息传递出去,并筹集一些善款。人们可能不知道这个病有多糟糕,现在大家看我可能没啥问题,但一旦发病就会非常难熬,我想提起大家的关注,也想让病友们知道:虽然这是个不幸的事,但无需过分纠结难过,继续积极面对生活。”

  在职业斯诺克赛场,海菲尔德并不是唯一饱受克罗恩氏病困扰的人。两届世锦赛亚军、“机长”阿里·卡特也曾患有该病,不仅如此他还两次克服癌症,一直战斗在斯诺克的前线,这些经历让40岁的卡特成为海菲尔德的榜样。

  “克罗恩氏病的每位患者情况都不尽相同,卡特找到了一个适合他缓解症状的好方法,现在的病情似乎控制得很好,”海菲尔德说,“在巡回赛中能有个和你同病相怜能说上话的人也挺好,他经历的比我难捱得多,但他仍是顶尖球员,让我知道能达到什么高度。拿自己的劣势和差距说事很容易,但这不是个好心态。”

  “只要真的渴望,没什么能阻止你。我才28岁,还很年轻,有足够时间去争排名赛冠军,这是我未来几年内要做的。现在这么多比赛,机会这么多,用一个排名赛冠军证明自己还是能做到的。”

  (世界斯诺克)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revovideo.com